本网站为江苏成考资讯、江苏考试资讯平台,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,请以www.jseea.cn为准

在线教育集体“水逆”,家长眼里只剩下焦虑和

社会新闻 2021-06-13 10:4479江苏成考信息网编辑整理江苏成考信息网
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

在线教育中概股 “又崩了” 黄俊:课外辅导行业监管在加强 资源向龙头企业集聚

play 在线教育中概股 “又崩了” 黄俊:课外辅导行业监管在加强 资源向龙头企业集聚

  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

  文/傅小波

  来源/懂懂笔记(ID:dongdong_note)

  国内针对在线教育领域的监管正加大范围。5月10日,北京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,称在线教育机构“作业帮”和“猿辅导”有“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的行为”,,对其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  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。仅至2020年6月,中国在线教育用户就已达3.8亿人,占整体网民40.5%,预计2021年在线用户规模为4.46亿人。2020全年,行业整体融资规模更是达到539.3亿元。

  “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是中国家庭普遍的共识。在这个共识背后,各类在线教育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出。但是与此同时,夸张的广告词、质量参差不齐的课程、真假难辨的“海外名师”……这些“怪异”的属性,也让焦虑的家长们在混乱中无奈地做出着选择。

  焦虑的家长和自我沉醉的讲师

  17岁的上海高一学生徐鸿(化名),每周六清晨的六点就会被父母叫醒,第一件事是坐到书桌前,让父母拍下自己晨读的模样,再上传到课堂的打卡群。

  老师会在群里公布每个同学晨读的打卡时间,最早的一位五点半就起床了。徐鸿记得,自己有两次起迟了,清晨六点零五分就在群里被“圈”了出来,老师顺带还点了父母的名字。

  自从年初报名了在线英语课堂之后,每周六徐鸿都要和生物钟做斗争,从清晨六点十五开始的早读,到中午10点15分结束的作文课,虽然一周上一次课。但徐鸿常常与朋友吐槽:“简直是花钱买罪受,每次都在游离中在度过。”

  晨读一个多小时后,匆匆吃完早餐,徐鸿开始第二节语法课。这一天,徐鸿都要盯著屏幕接近10个小时。“英语4个小时、然后是1个半小时的一对一数学、2小时的小班语文写作、还有一节硬笔书法课”,想到这些课徐鸿感觉都没办法喘气——“尤其是硬笔书法,班级里都是小学和初中生,就我一个高中生,就因为在学校老师说了一句考试的试卷上写的字太差了,我妈就给我报了这个班。”

  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听课久了,“脑子里很混乱,眼前一片空白,眼神都不知道怎么聚焦了。”在学校里本来就像“机器般转动”,回到家里还要继续这样的状态,徐鸿觉得学习效率大大减半,上课时心思常飘到九霄云外。感到无聊时,便“缩放”直播页面,和同学聊天、妈妈不在的时候也可能会打“王者”。有时候靠著墙坐在床上看录播课,一不小心沉睡过去。

  徐鸿和好朋友私下里觉得,线上授课老师有时候更像在唱独角戏,偶尔提个问题,自说自话地当作同学都在听课,“像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”

  事实上,如今家长在线教育最大的诟病就是效果问题。应试阶段,成绩是家长最大的诉求,关乎升学、关乎孩子的未来。但在线教育能解决这个问题么?至少在徐鸿身上暂时还没有答案。家长们不知道自己孩子适合什么老师,只想着花了钱,在“鸡娃”、“牛蛙”热中占据一席之地,还有的老师本身就是在产业链中的产品,照着课件讲课,效果很差。

  徐鸿还在线上课程中遇到过不少尴尬时刻,有时在直播课上会听到有人突然大叫;有的同学在课上高歌(忘记关麦);有的老师在晚上开课,同学的爆粗口与埋怨意外地传遍直播间。在微博上,关于网课的话题有几百个,“网课直播中的尴尬瞬间”、“大型网课翻车现场”、“网课忘关麦会有什么后果”、“被网课逼疯了”等标签,大都有过万讨论和上亿阅读量。

  做完作业,徐鸿会用手机拍下相片上传到班级群,老师回以“赞”的表情。偶尔徐鸿想问课业问题,在微信上私信老师,隔了小半天才收到了回复——“好好听课,好好看讲义,不行再看录播,最后再问我”。

江苏成考资讯 江苏自考资讯 江苏学历 江苏培训资讯网 江苏考试资讯网 Copyright @ 2011-2018 徐州六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苏ICP备17075136号-8 技术支持:徐州量子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
江苏成考资讯网(www.jsck.org.cn)是江苏省内成考、考试、自考、培训的资讯平台。

联系QQ: 452564261 邮箱地址:452564261@qq.com